当前位置: 首页 > 娱乐

豆瓣8.8,韩国人又来自爆了

前段时间,就在国内春节档电影“大混战”的时候,韩国流媒体上线了一部年度大片。此前在韩国院线上映期间,它创造了1300万观影人次的惊人纪录,直接跻身韩国影史前十。

这部韩国年度大片,就是目前豆瓣8.8的《首尔之春》



这部影片堪称近年来最高能的韩国电影,不仅集结了郑雨盛、黄政民等各路实力派演员,而且又一次自爆“家丑”,故事直指韩国近代历史事件“1212军事政变”,其分量不亚于之前的《华丽的假期》《出租车司机》等影片。



1979年10月26日,韩国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,因不满独裁统治,射杀了时任韩国总统朴正熙和总统府警卫室室长车智澈,随后就被逮捕。

2020年的电影《南山的部长们》就以男主角金规泙(原型金载圭)的被捕而收场。



历史上,韩国总统朴正熙遇刺后,曾被朴正熙打压的民主势力、民主党派重新涌现,因此这段时间被称为“首尔之春”。

从真实事件改编的角度看,《首尔之春》的剧情与《南山的部长们》几乎无缝衔接,同样对历史人物的真实姓名等细节做了一些化用。

影片开场,总统被中央情报部部长射杀后,韩国进入戒严状态,总理崔韩圭(原型崔圭夏)代理总统职权。



黄政民饰演的国军保安司令官全斗光(原型全斗焕),兼任联合调查本部长,负责调查总统刺杀事件。



然而,全斗光并不满足调查真相,而是妄图借手中的权力除掉眼中钉,达成自己“军政”的目的。

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,实现政治野心,全斗光成立了“一心会”,这是以陆军官校11期学员为中心,建立的一个陆军内部小团体,成员遍布陆军高层。



全斗光眼中最大的障碍,就是陆军参谋总长兼戒严司令官郑祥镐(原型郑昇和),因为他倾向民主化,反对军人干政,对全斗光的“一心会”更是十分反感。



于是,郑祥镐任命不爱参与政治的李泰臣(原型张泰琓)担任首警司令官,并计划进行陆军“人事大洗牌”,分散“一心会”的势力。



但这个计划很快传到了全斗光那里,反叛的心此刻再也按捺不住,于是计划在12月12日发动政变。

从改编的角度来说,《首尔之春》几乎是韩国政治惊悚片的“顶配”,剧情按照时间顺序,详细还原了“1212军事政变”的整个过程。



全斗光以举办生日宴会为由,把首尔市内担任要职的将领聚集到一起,让手下拖住他们的同时,全斗光自己前往总统府,以涉嫌参与刺杀前任总统为由,申请逮捕郑祥镐。

另一队人马则在同一时间逮捕郑祥镐,以求“下克上”的合法性。



然而全斗光并未按照计划及时获得总统的逮捕许可,郑祥镐被违法逮捕的事情很快在陆军内部传开。

当晚,陆军本部正式下达“珍岛犬一号警戒令”,开始部署镇压反叛军的行动。



影片后半段的重头戏,就是双方如何调兵遣将,达成己方最终目的的全过程。

这场较量的最终结果大家已然知晓,片中全斗光凭借“一心会”的势力和自己掌权的保安司令部,逐渐掌控了陆军的实际控制权。



再加上陆军参谋次长不想军队内部发生流血事件,主动放弃镇压反叛军,最终导致一直坚持的李泰臣这边无兵可用,眼睁睁看着全斗光成为政变的胜利者。



影片结尾,短暂的“首尔之春”就此终结,韩国迎来又一轮的独裁统治,剧情刚好与《华丽的假期》《出租车司机》等影片衔接。



整体来看,《首尔之春》是一部完成度很高的政治惊悚片,对于熟悉韩国这段历史,或者看过韩剧《第五共和国》的小伙伴来说,这部电影绝对不会让人失望。



当然,作为改编自真实历史事件的政治惊悚片,《首尔之春》并不满足于将历史事件一一还原。好的政治惊悚片,永远都把重点放在对具体人物的刻画上。

之于《首尔之春》,就是片中站在对立阵营的两位主角——全斗光和李泰臣。



作为全片最大的“反派”,导演对黄政民饰演的全斗光,用尽了笔墨去刻画,其中有两处令人印象深刻的细节。



政变发生前, 全斗光召集“一心会”的成员在家中举办聚会,宣布了政变行动的细节,其中有人提出质疑,担心一旦军事政变失败就是叛国罪。

这时,全斗光沉默片刻,边关掉房间的一盏灯边说——还是尽量用“革命”这个帅气的词吧。



其他人顺手把灯全部熄灭,大家就在黑暗中讨论。全斗光放出豪言壮志,承诺许给在座的各位一个更加有权力的未来。

这既凸显了全斗光的政治野心,也暗示这场所谓为了“大韩民国未来”的行动,就是一场见不得光的鼠辈行径。



另一处情节,则在“珍岛犬一号警戒令”发布后,反叛军的主要成员又开始慌乱,再次担心背上叛国的罪名,死无葬身之地。

全斗光立刻对这帮乌合之众不耐烦,大吼出本片最经典的一句对白——失败了才是“叛国”,成了就是“革命”好吗?



黄政民对这段戏的处理恰到好处,把独裁者身上那种自恋和偏执展现得淋漓尽致。这一幕也正应了现实中全斗焕的讽刺结局,因“内乱及叛乱首魁罪”等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。

由此可以看出,《首尔之春》中的全斗光,是一个城府极深、野心勃勃的政治投机主义者,他擅长利用人们的慕强心理,也懂得煽动人心。



对于这样一个“反派”,主创并没有全片夸大他的暴戾和贪婪,而是在结尾政变成功后,全斗光在厕所癫狂大笑的场景中,才将其完全释放出来。



至于坚持镇压反叛军到最后的李泰臣,虽然在片中与全斗光的正面交锋并不多,但却是全程对照反派人物的重要存在。

这是一个从开头就注定以悲剧收场的人物,导演有意用一些对比情节,将他塑造为全斗光的“镜像”。



前面提到的“关灯戏”,全斗光为了促成军事政变,巧舌如簧地把家国大义和个人利益捆绑在一起,把自己粉饰成了“纠正错误”的正义一方,成功蛊惑了上一秒还在质疑自己的党羽。



政变当晚,全斗光得知自己的部队被李泰臣拦截,着急找到第2空降旅长、“一心会”成员都熙哲,要他派兵占领陆军本部。

见对方犹犹豫豫,全斗光立刻把枪堵在自己胸前,用自己的命当赌注,都熙哲这才答应下来。



与全斗光的歇斯底里相对比的,李泰臣同样也类似的劝说戏。

他为了阻拦全斗光控制的部队占领陆军本部和国防部,极力劝说想要按兵不动、避免军队内部战争的第8空降旅长。

最终说服对方的并非个人利益,而是言辞中充满身为军人的底线和原则。



讽刺的是,坚持原则的李泰臣最终成为整个事件的少数派,决定带领手下100多名士兵捉拿全斗光,面对部下的阻拦,他同样是豁出自己的性命,只不过这种毅然决然如今看来,却透着理想主义的悲凉。



可以说, 《首尔之春》里的全斗光和李泰臣,依旧是韩国商业片最爱用的“双雄设定”,只不过这次他们并非人人虚构的人物,而是在真实历史基础上,携带人性弱点和光辉的半真实人物。

当你一次次质疑,片中这个党同伐异的“草台班子”竟然能干成大事时,真实的历史就会给你一个最大的讽刺性证据。



有人认为,作为反派的对立面,李泰臣这个人物显得过于扁平和理想主义,但他最终的悲剧命运也恰恰印证了,绝对的暴戾和绝对的道德,都无法让人类社会真正迎来巨变。

回顾历史,这样开倒车的故事又何止发生在韩国?

还是有点羡慕韩国能把这样的电影拍出来啊。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吉林新闻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
转发到:
拓展阅读
阿里云服务器
腾讯云秒杀
Copyright 2003-2024 by 吉林新闻网 jl.affnews.cn All Right Reserved.   版权所有